可再生动力全额保证性收买落地 鼎力处理“三弃”

在经历了长达六年的等待之后,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终于迎来了关键的利好政策。

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对于这一政策,能源发电行业期待已久。2010年4月1日修订实施的《可再生能源法》曾经明确提出,国家实行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并将制定具体办法。

但这一关键的具体办法长期“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直到去年年底,国家能源局起草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征求意稿)》,并于2015年12月28日向全社会广泛征求意见。

“相关《办法》,是依据《可再生能源法》落实电力体制改革系列文件中提出的有关目标和任务而制定的具体措施。”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他认为,能否解决好弃风、弃光和弃水问题,既是新一轮电改的重要内容,更是衡量电改成败的标志,是能源革命能否成功的关键。

新办法大力解决“三弃”问题

近年来,我国清洁能源发展步伐加快,包括水电、风电、光伏、生物质能、垃圾发电等多种新能源发电模式快速推广。

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其中力争常规水电装机达到3.5亿千瓦左右;风电装机达到2亿千瓦;光伏装机达到1亿千瓦左右;地热能利用规模达到5000万吨标准煤。

但是,横亘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的弃水、弃风、弃光痼疾,一直难以根治。由于汛期降水较为集中、外送通道能力不足、用电需求增长放缓、供热机组调峰能力有限等问题,大量本可以利用的水能、风能、光能被弃用。有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弃水弃风弃光损失电量超过300亿千瓦时。

而《办法》,可以极大的解决上述问题。所谓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是指电网企业(含电力调度机构)根据国家确定的上网标杆电价和保障性收购利用小时数,结合市场竞争机制,通过落实优先发电制度,在确保供电安全的前提下,全额收购规划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的上网电量。

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仁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希望《办法》的出台能够实现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根据《办法》,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项目年发电量分为保障性收购电量部分和市场交易电量部分。保障性收购电量部分通过优先安排年度发电计划、与电网公司签订优先发电合同(实物合同或差价合同)保障全额按标杆上网电价收购;市场交易电量部分,由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通过参与市场竞争方式获得发电合同,电网企业按照优先调度原则执行发电合同。

保障性收购电量如何确定?

《办法》明确了政府、电网和发电企业之间的责任划分。

其中,在政府责任方面,国家能源局会同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核定各类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项目保障性收购年利用小时数,并监管落实情况。保障性小时数的确定,不由各省政府或电网公司执行,而是由国家统一确定。

秦海岩认为,保障性收购电量确定的首要原则就是要保证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的合理收益。

“一个发电项目的收益,是由上网电价和上网电量所决定的,按价保量收购,才能确保投资收益。实际上,我国可再生能源分类电价就是根据各地区资源水平、投资成本、按照内部资本金收益率8%确定的。”秦海岩分析,保障性收购电量也应该按此方法予以确定。

例如,我国I类风资源区自2015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风电上网标杆电价是0.49元/千瓦时,所依据的基本测算指标是资本金内部收益率为8%,再加上长期贷款利率4.9%,I类风区建设成本平均8100元/千瓦以及设备折旧等其他指标,则得出一个风电项目的年利用小时数至少要在2180小时才能保证8%的基本收益。

如果低于2180小时,资本金收益率就将低于8%,项目的投资收益就不能保证,因此,应该按2180小时来确定保障小时数,并乘以项目装机容量得出保障性收购电量。

“如果一个项目有能力达到2300小时的年利用小时数,那么超出2180保障范围的剩余120小时电量,就能够以较低的价格竞争取得售电合同,必要时可以用零电价甚至负电价参与市场交易,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实现市场交易电量部分的优先上网。”秦海岩说。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市场交易电量这部分是否能够实现优先上网,还有赖于电力市场交易的具体进展,目前电力市场交易刚刚起步,可能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Keyi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再生能源 收购相关阅读

可再生能源发展为铜业带来持续动能

在全球范围内,一场能源革命正在展开。随着世界经济逐步向低碳、可持续的模式转型,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扩大清洁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列入其未来发展目标,一些跨国企业、城市和国家甚至承诺在未来将百分百使用可再生能源。作为全球zui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消费和投资国,中国正处于这场能源革命的中心。而铜作为发展可再生能源必不可少的基础性材料,将利用其高效环保等特性助力全球能源转型,并在这一进程中迎接新的发展机遇。
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势头强劲
8月2,沙巴体育外围,1-23日,由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主办、国际铜业协会等机构支持的2018中国可再生能源学术大会在京召开,超过一千名来自学界、企业、协会及政府的代表参与了此次盛会,并就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未来发展和创新方向进行了探讨。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在会上表示可再生能源将成为未来世界的主导能源,到2050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有望超过50%,而电力中非化石电力的占比也有望达到78%左右。
近年来,中国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和消费能力持续升级。随着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规模的不断扩大,今年上半年,来自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的发电量已经占到全部发电量比重的25.2%,一个绿色多元的能源供应体系正在中国快速建立。同时,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2017年中国占全球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长的36%,已成为全球可再生能源消费的zui大驱动力。
同时,根据安永可再生能源国家吸引力指数,自2015年起中国就一直保持着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zui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地位。2017年初,中国国家能源局发布《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更是宣布在“十三五”期间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新增投资2.5万亿元。
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为铜业带来新机遇
铜具有仅次于银的导电性能,能够有效提高电气设备的效率,是发展可再生能源必不可少的材料。它被广泛应用于太阳能、风力、水力等可再生能源发电系统中,以促进发电和运输功率的zui大化,从而减小对环境的影响。
国际铜业协会的研究数据显示,可再生能源系统中的平均用铜量超过传统发电系统的8-12倍,其中风力发电机组每兆瓦用铜量为2.5-6吨,太阳能光伏发电每兆瓦使用4吨铜。按照我国2020年光伏发电达到105,000千瓦的目标估算,将需要大约42万吨铜。研究还显示,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每使用一吨铜,便可减少100-7,500吨的碳排放,而由于铜所带来的高能效,还能为使用者在该设备使用期间省下2.5-250万美元不等(约为人民币17万-1,725万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太阳能、风力和水力等zui为人所熟知的可再生能源系统以外,一些新兴的可再生能源应用——如空气源热泵设备——也需要大量的铜。空气源热泵相对于一般的热源设备更加节能,消耗 1度电可以获得 3-4度电的热量。因此,空气源热泵正成为中国北方地区“煤改清洁能源”革命的重要工具, 如2017年度北京全市就使用空气源热泵实现了烟煤替代量90.6万吨。一个典型的空气源热泵供暖系统的用铜量大约在20kg左右,而与其配套的室外蒸发器、室内冷凝器以及电网等也都需要使用铜作为原材料。